029-89390727 029-89393039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凯文·凯利猜错了,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垄断
发布时间:2016-04-06 丨 阅读次数:574

    形成、认知、互动、使用、分享、屏读、流动、重混、追踪、过滤、提问、开始——这是凯文·凯利(KK)上周在深圳演讲时给出对于未来的12个词。KK断言,“所有的产业都在向分散式结构靠拢,如Uber。”


    真实的世界恰恰相反,在互联网崛起的二十年里,几乎所有的产业都在走向垄断,而非KK所言的一个没有中心的分布式世界。就拿KK举例的Uber来说,在美国市场相对于第二名Lyft遥遥领先。


    在Uber这张看似由千万个兼职司机组成的分布式网络背后,隐藏着一个异常强大的中央控制系统,这个系统的核心就是Uber日积月累形成的大数据。目前Uber在全球330个城市掌握大量运营数据。这些数据不仅为Uber动态定价提供了基础,同时还为游说政府支持提供了论据,例如Uber曾透露其在上海65%的行程是在地铁站周围开始或结束,以引导相关部门得出Uber是公共交通有益补充的结论。


    Uber只是我们所处的世界正在变得日益垄断的较新一例。互联网赢者通吃这一规则,注定在几乎所有细分领域,都将形成一家独大的核心垄断局面,这不仅仅体现在营收、利润、用户数上,更体现在对数据的垄断性占有以及商业模式的控制。PC时代,微软垄断了操作系统,微软+英特尔几乎定义了一个时代;谷歌在美国、英国市场占有率高达80%以上,几乎与搜索本身同义。而拥有近22亿人的脸谱网,更是雄心勃勃地试图推进Free Basics计划,让脸谱直接替代互联网。


    有别于行政性垄断,互联网领域的垄断大都是市场竞争的自然结果,也没有颠覆竞争较终导致垄断的铁律。技术千变万化,但商业法则却和两千多年前并无二致。Uber进入市场有两件法宝,一是便宜,用0价把传统出租车排挤在外。据Uber官方数据,在美国使用UberX出行,可比出租车优惠近40%,出行成本甚至0于私家车;二是便捷,一部手机随叫随到。在美国多数城市,Uber平均叫车等待时间普遍在5分钟以内。而谷歌和脸谱更是直接采取了免费模式,让亿万用户每天沉浸其中,也这样令工业时代制定的反垄断法几乎失灵。


    在被谷歌、脸谱、Uber们装扮的互联网世界里,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结构,很可能是只是KK一厢情愿的乌托邦。分布式结构更多地只是停留在生产协作的组织层面,它们以便捷、0价甚至免费捕获无数消费者。然后又利用人性社交、窥探、娱乐的天性,让消费者心甘情愿地自我囚禁。一如古希腊神话中的半人半鱼的海妖,用歌声和容貌引诱航海者,如今我们的注意力正在被互联网海妖应用所吞噬。


    比消费者更清醒的是垄断者本身,他们聪明地用情怀灌溉媒体以对冲垄断的血腥。从定位不作恶开始,谷歌一路情怀满满:一方面顶住了广告商的压力,决不允许自己的搜索结果页面上在纯文本形式以外掺杂任何东西;另一方面,任何人都可以登录其主页并使用其丰富的产品而不需要登录提供任何个人信息——性别、种族、年龄、受教育程度、职业等一切,占领捍卫消费者隐私的姿态高地。后起的脸谱网也在情怀大道上一路狂奔,从热气球到无人机,扎克伯格想尽办法为印度老少边穷地区提供免费WiFi,包括雾霾天里在长安街上奔跑,凡此种种,都是为了普照上网作为一项基本人权。


    但是相比一个没有选择、所知寥寥、被大字报、大喇叭、大舞台垄断的时代,哪一个时代更好?每个人应该都有自己的答案。


友情链接